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太极书法 >> 正文

【江山同题】遗忘_2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1

冰天雪地的世界,银装素裹着丛林。

东边的城乡还在隐隐冷冷里煎熬着冬季的生命。这天,望眼欲穿的人们终于盼来了好天气,天空中出现了今年罕见的大红太阳。

A城的郊区有一座肃静的高墙大院。高墙上的电网密密麻麻地排列着,让人看一眼都不免心惊胆战。威严的大门上几个鲜红的大字向人们展示着这里是什么地方——A城某某监狱。

200房间的龙威在沉默地收拾着自己的简易行李。今天,是他走进这里,穿上囚服与世隔绝了五年,提前释放的日子。但是,当他在收拾自己仅有的旧物准备离去的时刻,脑海里对外面的世界有着清晰与朦胧的交集,心里有一种不可名状的滋味翻滚着。五年了,外面的世界又会是什么样?妈妈和妹妹怎么样了?三年来没来看望自己的凤儿,如今在哪里?她知道今天龙哥出狱了吗?她会来看替她坐牢的龙哥吗?我龙威出了监狱大门,能适应外面的世界吗?

清晨八点。监狱门外,不知是谁点燃了一串串鞭炮在炫耀着今天的日子。身着整洁警服的张警官微笑着,左手轻轻拍着龙威肩头的鞭炮残渣。龙威的右手提着一个陈旧但洁净的蓝色背包,他左顾右盼地寻找着希望,然而眼睛回报给他的是一无所获,于是他加快了步子,身旁的张警官有些跟不上了:“人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要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任何时候都不要走得太急。小子,出去后要好好做人,再也不要回来了,知道不?”

“嗯,张警官。您就放心吧。这里的岁月磨砺了我,让我彻底领悟了。尤其是您,张警官,我把您对我的教诲刻在掌心里的纹路上了!”

“瞧这些年你的收获也不小,说话都有文雅气了。看到没,今天这属于你的日子,老天爷都笑开了眼,哎,现在的冬天,很难见到太阳是啥模样了!”

“嘿嘿!太阳是啥模样……太阳就是像你们一样,烘干了我们这些人生存法则里的沼泽地,给我们这些迷失的人照亮了方向,看到了阳光,让原来那冰冷的生命意识越来越感到无限的温暖力量!”

“再见,张警官。以后我想您了就请您喝茶哦,您要保重身体!”龙威的眼眶红红的,明显感觉到眼睛里有种晶莹剔透的液体在蔓延着。

站在关闭了的大门前,眼前没有来接他的人与车,却听到了喧嚣的鞭炮声。那满地炸开的鞭炮残渣迎风飞舞着扑面而来,龙威条件反射地微微闭上了眼睛。直袭鼻息的浓烈火药味并没有呛住他,反而魔法似的激活了他躯体里的每一个毛孔;久违的人间自由空气是那么地迷醉,头顶上的阳光在此刻与他邂逅,照耀在飞舞的鞭炮残渣上如同五颜六色的蝴蝶,此时此景,在龙威的眼里,恍惚走进了仙境:九世轮回的恋人再次重逢在五彩斑斓的蝴蝶谷。它们相拥着,亲吻着,旋舞着,嬉笑着,争先恐后地唱响着这五年来的人间趣闻。

笛……笛……汽车喇叭声把龙威拉回现实,他睁开眼睛左右看看,身边确定没有来接他的熟悉身影。“原来这鞭炮声不属于我……许是母亲和妹妹在忙吧,许是凤儿没收到监狱里的通告吧,许她早已忘记我龙威了吧……”

龙威刚刚那重见天日的澎湃激情渐渐被冷却,烟消云散,由心底最深处涌现出来的浓烈悲哀感顷刻间蹂躏着他的灵魂。他无奈地抬起手抹了一把脸上从眼眶里逃出来的有着懦弱的液体,狠狠地揪出藏在骨子里的仅剩无几的男儿豪气,用了几秒钟时间全部注入到了脚底,挺挺胸,拎着他的背包漫步走去。

“龙威!”走出几步的龙威,耳边响起了一声来自天堂般的玲珑声响,他整个身躯如同被电击一般哆嗦了一下,双脚被死死地粘贴在了地面上。他那似信似疑的眼珠子牵着身躯在原地打转。突然,眼前出现了一辆红色宝马小车,车前站着一位黑发飘逸的女子,那张被掺杂了多种情感图片的圆圆脸蛋,最摄人的是那双水灵灵的眼睛,不算高挑但十分迷人的鼻子红红的,下面是一张似乎反应迟缓的红润嘴唇。一件军绿色的巴布伦大衣下面是一双穿着肉色加绒瘦腿袜,脚上是一双乳白色的莫蕾寇蕾马丁靴。

“你是……”龙威看着眼前的佳人,一股罕见的热流砰地注入脑门。他有强烈的感觉这是凤儿,但眼前的变化卡住了他的喉咙,他不敢喊不敢认。

“龙哥!龙哥,是我,我是凤儿,潘凤……我来接你回家了!”凤姐那双不大不小的眼眶始终没能捍卫住那决提的海水,一条条汹涌的小河流划在了脸上。她那被火燎的喉管用尽力气挣扎了几下,快步跑上前给了龙威一个最大的拥抱。

“凤儿,真的是你吗……”龙威这话被嘴唇里的牙齿咬住了,眼泪在挤压着眼眶。

冬日的暖阳有着最善解人意的心灵,它笑呵呵地看着这对分别五年的年轻人。

2

时间回到六年前的夏天,傍晚。A城蓝星花园旁边的威龙烧烤摊。

失恋的老天爷最近把郁闷之极的情绪完全发泄到人类头顶上,白天那如火炉般炙热的世界令忙碌的人们不得不乖乖投降,尽一切努力躲进有些许凉意的屋子里。于是,午夜里,就自然成了人们出来透气活动时分。大街小巷的街头,特别是有名气的花园周围,点缀上了许多大小烧烤摊位。

23岁的龙威刚刚忙碌完夜市烧烤摊的桌凳摆设,挂好棚里的电灯线,看着渐渐亮起来的街灯,站在烧烤炉边擦拭着满脸汗水边往炉子里放进炭火,心里在想着何时自己也能像夜市里的其他烧烤摊老板一样,请两三个小工帮着打理就好了。

突然,口袋里的电话响起来,他用沾满炭灰的脏手拿出电话:

“威老大,英子是不是在你那里啊?咳,咳……上礼拜六都没回家了,我不是告诉你要她带药回来吗?咳,咳……我的中药停了几天了。儿啊,你可得好好看住你妹妹的功课哦!你也不要……咳,咳……太劳累了。”

“妈,英子没回家吗?她没来我这里啊?可能在学校里帮同学补习吧。不急,妈,我这就去学校找她!药我早买好了,今天就让英子带回来,妈,地里的活您不要再管了,我会安排时间回家做的,就这样吧,我先去学校了!”

龙威挂了母亲的电话,简单的向对面的同行老板打了招呼就直奔离他三条街的四二中学跑去。他坚信妹妹英子一定在学校里给同学上补习课。

“死妞子,老妈的药你得先拿回家啊!怎么能连续两个星期都不回家呢,我这里也不来!看我不收拾你!”龙威用最快速度跑到学校,每个女生宿舍和学校里面的大小旮旯都找遍了不见英子的身影。当有同学告诉他,英子半月没来学校上课的消息时,龙威直接感觉到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他又急忙去找英子的班主任。当英子的班主任看着这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的龙威向自己急切追问英子的消息时,震撼中带着惊讶地拿出一张龙英亲笔写的请假条放在龙威的手里:尊敬的班主任王老师,因为我母亲病重转院到了某某大医院,我作为母亲的女儿,我必须义无反顾地到医院里照顾母亲,直到母亲病情好转回家休养方可重返学校。所以,龙英不得不向学校请假,回校时间暂不明确。望班主任和学校领导批准为谢!请假人:二二班班长龙英。2007年7月12日。

龙威满头雾水地多次在灯光下确定出纸条上的文字的确是英子的笔迹后,又拿出电话看来电号码,确定是自己乡村村委会老书记家的电话号码,又在脑海里再三回忆刚才的来电声音,在班主任提示下,又反拨了回去,明确了刚才的确是母亲来电以及老书记担保的确在上个星期六星期天以及今天没见到英子回家的情况后,他一下子瘫在了地上,完全懵了!完全不知所措了!一股强烈的不安袭击着他,他内心慌乱至极。

“妹妹,你在哪儿啊?妹妹出事了!不可以,绝不可以!十四岁的妹妹不可以出任何事!英子,你在哪儿?妈妈还等着你拿药回家啊!英子……”龙威的双眼布满血丝,在班主任和校长打了报警电话后,跌跌撞撞地跑出了学校,直奔自己的烧烤摊,慌乱急促地收拾着烧烤摊。他要立刻赶回家,不!不能让年轻就守寡又长年生病的母亲知道,这会直接要了母亲的命!不要母亲知道就万不能向村里透露这要命的消息,一个人都不能说,不,连花草树木以及飞禽走兽都不能告知!那么,自己就不能回到乡下了!龙威瘫坐在烧烤炉边,望着自己刚来一个多月时间的城市,来来往往的人影,鲜艳耀眼的五光十色,眼里的一切天旋地转般得陌生,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报案!对,报警!目前第一步只能报警!

当龙威从派出所出来后,牢牢记住了民警交代他的话语:“从该校校长和班主任报案时携带的请假条上的笔迹来看,当事人龙英应该是在没有受到任何有威胁的情况下写的。所以,龙英在离开学校的第一时间能确定是没有较大危险。因为龙英家属于偏远乡村,家里没有便捷通讯通道(没有电话和电脑)所以,学校方在龙英课桌上收到请假条后,没有与龙英的家人取得联系,这在情理上是合乎常理的。在得知真相后,学校方能在第一时间积极主动报案,立场很坚定,能有积极配合公安部门的调查。所以,当事人家人不得擅自无理找学校方闹事,应该冷静清醒积极配合公安部门和学校方的行动,以寻求当事人龙英的下落为第一目标。当有了龙英下落消息的第一时间,要通知公安部门和学校相关负责人知晓!”

与其说龙威相信了警察,相信了学校,不如说年仅23岁的他的确感受着无助地蹂躏,迷茫与恐慌控制了他的整体神经系统。14岁的妹妹不仅仅是父亲临终前对自己的嘱托,母亲更是时刻教导她:女人一辈子最大的成功就是一辈子到老也要捍卫着自己的节操!特别是在乱象横生的当今社会,身为中学生的少女必须要时刻提高警惕,拥有一颗明辨是非的头脑,擦亮自己的眼睛,学会保护自己。一定不能给自己有被乱象污染的机会。

龙英从小在妈妈的叮嘱哥哥的关爱中一路成长,不仅仅是妈妈哥哥眼里乖巧懂事的好女孩,更是学校里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可是,龙英,如今你在哪里?你从来没有在同学家过夜的情况,更是不可能长期不给家人你的去向……你到底在哪里?你过得好不好?有没有生命危险?饭吃得好吗?衣服有换洗的吗?你和哪些人在一起啊……哥哥一定要尽快找到你,别怕妹妹,哥哥来了,哥哥来保护你了……

龙威辞去了白天送矿泉水的工作,晚上的夜市里也不再有威龙烧烤摊的影子了。他请熟人把母亲的中药带回家并谎称龙英在学校里很好,请母亲放心后,开始在A城里的每个大街小巷,所有的桥头河流、东城西城的派出所以及各个小区区委会进行仔细搜索寻觅。他在搜寻着每一个旮旯,连垃圾桶也没有放过。可是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眼看在毫无所获的同时,口袋里的钱也渐渐消失。他在房东的提示下,为了能在城市里生存,为了早日找到妹妹。他又在傍晚时分支起了威龙烧烤摊。不同以往的是,现在他不再全力关心生意的好坏,他那老鹰般的眼睛盯住来往的人群以及一切动态,急切渴望能在蛛丝马迹里追寻到妹妹的讯息。

转眼,十天过去了,龙英失去消息二十六天了,派出所也没有任何进展的消息。当忙碌了一天的龙威拖着疲惫的身心在午夜的蓝星花园旁边经营烧烤摊时,又接到母亲的电话说不知咋的最近特别想英子,要龙威告诉英子这个星期六一定回家。龙威刚在电话里强迫自己镇静,尽量显出淡定的语气,谎称学校里规定,星期六星期天每个班的班长都要义务给成绩差的同学补课。自己这段时间又忙,过几天自己会回家,叫母亲好好休养,保重身体,其他事情不要多想。当他挂了母亲的电话后,在没有顾客的时刻,他像个孩子一样躲进篷布下的墙角,蹲在地上抱头嚎声大哭了起来,因为后天就是期六了,英子还是无影无踪……

“老板,来两瓶煮啤酒,十串羊肉串,十串排骨,再来一个烤茄子!动作快点,饿死小爷了!”在龙威亮开嗓子痛哭了两三分钟后,一声清脆的银铃般的声音响了起来。他赶紧用不太干净的围腰擦拭了满脸的泪水,站了起来走向烧烤炉。

不一会,龙威把顾客点的食物一一端到了桌上,为顾客倒上了热气腾腾的煮啤酒,正当他要转身离去的刹那间,一只手拽住了他,示意他坐下。龙威因为心情的确十分失落,所以自始至终他也没有正眼看过这个顾客,更没有一言半语的交流。此刻,他的视线从那只拽着他围腰的手处,滑了过去,方才注意到此顾客是一名身材娇小的男生,有着女生的精致五官,穿着一件当时流行的花格衬衫,下身一条宽松七分五洞牛仔裤,桌上放着一副黑色墨镜,眼神里带有挑衅的味道看着自己:

“坐下吧,老板。来陪小爷喝两杯,怎么样?”

“不了,你慢慢喝,我去加炭火了。”龙威哪里有心思陪人喝酒,即使他太想喝醉了麻痹自己。

“真的不喝?你可别后悔哦。我是不会买单的哦。”

“不买就不买吧,算我请客。”龙威无心对付,转身离去。

“喂!你没听懂吗?你……回来,坐下!你在找人是不是?嘘!来!”

“你……你……你说什么,你是谁?你认识……”

“嘘!给!”来人一把把龙威拉到身边坐下,在龙威的耳边悄悄说了几句话,龙威马上简单地收拾了烧烤摊,跟随来人急切走去。

西安癫痫哪个医院好
海口治疗癫痫的价格
癫痫病先兆症状有哪些

友情链接:

万里长城网 | 老式马桶 | 如何做意大利面酱 | 梦妆肌底液怎么样 | 原阳县教育局 | 上海采草莓一日游 | 太极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