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淮安空调维修 >> 正文

【江南小说】天上的星星不说话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我想,我是恨着婴音的,我恨她的冷漠,恨她的严肃,恨她的刻薄,恨她的寡淡。其实或许,我恨的,仅仅只是她不爱我。

——前言

【地狱】

安生举行葬礼的那天,天气晴朗。

婴音站在礼堂的旁边,穿着纯黑的衣服,脸上素白静丽,没有任何妆容,但是却依旧让人觉得她是一个美丽动人的女人,此刻她正跟每一个来吊唁的人说着一些客气而疏离的话,我站在一旁,冷眼看着这一幕,心里面的难过泛滥成灾。

安生是我的父亲,辉煌了大半辈子、骄傲了大半辈子也专制了大半辈子,可是最后却毁在了一个女人手里,那个女人叫做婴音。

婴音是一个极度妩媚动人的女子,我猜,只要她想,没有一个男的能够对她的魅力免疫。尽管她现在已经差不多要到四十岁了,但是看起来跟我就像是两姐妹一样,她眼角淡淡的纹路没有让她的美丽有丝毫的减分,反而增加了一种沧桑的美感。她是我的继母,婴音。她的一颦一笑都能牵动着我的心,不是因为心动,只是因为憎恶。当你憎恶一个人的时候,那个人的所有情绪你都会憎恶。

等到葬礼完之后已经几近天黑,我和她坐在从此以后就没有了安生的那个屋子里面相顾无言。她整理着安生生前的衣服,全部打包好放在一个行李箱里面,还有那些平时的生活用品,连带他们睡得那间大大的卧室也换了新的棉被床单被套。要不是客厅那个大大的口袋,我都开始怀疑这间房子里是否出现过一个叫安生的男人。

“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想要清除他的痕迹吗?你忘了你当初是怎么一点点攻占他的生活的?”

我狠狠地看着她,看着她的眼神从惊讶到受伤再到平静,我的心里顿时就萌生了一种胜利的快感。她没有接我的话,只是拖着行李箱朝门外走。“你不觉得,你现在应该拖走的是自己的行李吗?”我并没有因为她的回避而放过她,我的声音是一如既往的天真,但是我知道这句话的残忍。

她停下自己的脚步,回过头看着我冷静地说,“安安,你别忘了,你父亲的遗嘱上写的,这栋房子属于我。”仅此一句话便把我的所有自以为是的荣耀给打的烟消云散,我像是一个斗败了的公鸡一样,顿时失去了任何的言语。

是的,安生把这座房子给了她,准确地说,是把所有的财产都给了她。你看,是怎么样的魅力,才能让一个男人把自己的亲生女儿放在一边,所有能用的东西都全给了婴音。据说,立下遗嘱的那一刻我正在飞歌里面。

婴音一出门之后,我换下了那件黑得厚重的衣服,穿了一件带了亮片的贴身超短裙,初夏的天气,星星满布,但是凉意却那么的明显。

等我到了飞歌之后卢娜已经在位置上等着我了,看见我就高声叫起来,“安安,你迟到了,罚酒一杯。”我听到她的话,没有任何迟疑地端起了那杯哈啤直接往嘴里灌,喉咙传来的辛辣感让我存在感特别强烈,沫城就在旁边看着我,一句话都没有说。

“你怎么来了?”等我喝完酒坐下之后,沫城才开口问了我,我知道他是想问我为什么在安生的葬礼刚刚过去,而我就这么张扬地跑到酒吧来了。我没有理他,我知道在别人看来我就是不孝的代言人。卢娜很奇怪地看了我们一眼,从包里面甩出一包520,我很熟练地抽出一根然后点上。520,对于喜爱抽烟的人来说味道太淡了些,但是我只是独独钟情于那一个烟嘴上面那个被禁锢的桃心,感觉自己抽烟的时候就是把那个心吸进了肚子里。

“安安,你才十七岁,这些事情不是你应该做的。”在袅袅烟雾中,我看到沫城的眉头一下子就皱了起来,凉薄的嘴唇里面轻轻巧巧地吐出了这句话。

我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卢娜便激动起来,不服气地说道,“沫城,你是什么意思嘛,我抽烟喝酒你就不管我。”虽然是这么说,但是卢娜却没有任何责怪的语气,倒像是有些撒娇。沫城没有多余的解释,只是对着卢娜说,“我们是一种人,但是安安跟我们不一样。”只是一句话,便将我跟他们完全划分开来,沫城是不想我跟他们混在一起的,尽管我跟卢娜是最好的朋友,但是沫城依旧不愿意我跟他们在一起。

卢娜对于这个答案很是受用,她喜欢沫城,与自己喜欢的人是同一种人当然是一件值得让人开心的事情。

我没有在意他们之间暗流的情愫,只是无聊地打量着这个声色犬马的飞歌。快节奏的城市里,每个人都在为这座钢铁构建起来的森林里面奔波着,心怕一不小心就被甩在了生活的后面,岿然不动的钢筋水泥,每一个夜晚都藏着一颗脆弱不堪的玻璃心。飞歌是一个酒吧,对于我,卢娜,沫城这种生活空虚的坏小孩儿来说,这是最能直接证明我们成熟的标志,我们不惜一切,竭尽所能地以我们的方式活着,尽管在别人的眼里,我们是堕落到不行的坏孩子。

我不喜欢喝酒,但是喜欢它流进喉咙里面的那一瞬间的辛辣,往往就是为了那一刹那的辛辣,我会用一宿的头痛作为交换。而且,酒是我与卢娜和沫城交往最直接的方式。坏孩子不会说我爱你我珍惜你,谈到感情之时,只需要一口干,所以我很自豪我现在跟他们成了拆不散的铁三角,尽管沫城十分不喜欢。

我看着那些在唱歌或者在喝酒或者在跳舞的人,所有的东西都笼罩了一层虚无感,所以我看到婴音的时候,我一度怀疑是我的眼睛出了问题,毕竟在安生生前,我从没有见过婴音出现在这种场所。

我袅袅婷婷地端着一杯啤酒走下座位,在卢娜他们不解的眼光中走向了婴音,在这么拥挤的环境下,她依然像是笼罩了一个光环一样,尽管她穿得衣服看起来那么保守,但是依旧吸引了好多人的眼球。

“看来你还真寂寞啊,一天没有安生的陪伴你就来找男人了?”我走在她的面前,不客气地朝着她笑着说,尽管我才十七岁,但是我知道怎么能更好地伤害一个人。

婴音估计想到我会在这里,或者说没有想到我会这么不留情面地跟她说起安生,我看到她的脸一下子就变得苍白,但是婴音是何其厉害的人,我还没有欣赏够的时候她便恢复了本来的优雅模样。淡淡的看着我说,“安安,没想到你也在啊?你平常晚上不回家就是在这里吗?”她很懂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这个道理,我只能说跟她比我实在太单纯。

我的挖苦在她的一笑中就完全失去了效用,我恨恨地看了她一眼,她的云淡风轻以及成熟女性散发出来的魅力让很多人都直直地盯着她,而她就像是没有看到一样只是微笑着看着我。我暗暗地骂了一句虚伪之后也扬起单纯的笑容,亲切地拉着她的手笑着说,“我亲爱的继母,我带你去看看我的朋友,他们认识的人多,你要是找不到合适的话我可以帮你找,不过你可不能像克死我爸一样克死别人啊,不然我不好交代。”我的声音足够天真,卢娜说过我的声音跟我的长相一样甜美,但是我却像是一个闹人的洛丽塔。

周围那些蠢蠢欲动的男人听到这句话之后立马脸色就变了,慌张着各自转移寻找新的目标。婴音看着我没有说话,我知道她是很受伤了,就像她曾经带给我的伤害一样。“带我见见你的朋友吧。”等我把手里的啤酒喝完之后,婴音妩媚的声音响起来,本来我是为了让那些男人知道她的真面目的,但是没想到她真的会答应。

强烈的自尊心不允许我对她说出一个不字,我看了卢娜他们那边一眼,他们也正好奇地打量着我,他们知道我有一个我很厌恶的继母,但是不知道是谁,尽管心里十分不乐意,我还是带着婴音走了过去。

“安安,你继母真漂亮。”我领着婴音走过去之后卢娜便凑过来偷偷地说,卢娜一直以来的梦想都是成为那种可以不动声色便让人深陷其中的女人,婴音恰好就是那种女人。我没有说话,没有做介绍,我相信凭着我跟卢娜这么久以来形成的默契他们能感觉到我的不甘愿,并且,对于婴音,我更是无时无刻不想让她丢脸。

她并没有像我想象的那样鄙夷地看待卢娜他们,反而很友好地打了招呼,不同于对我的冷漠。“我是安安的继母,很高兴认识你们。”还好她有自知之明,没有说是我的妈妈,从她跟安生结婚之后,我从来都没有叫过她的妈妈。

婴音进门的那一年,我才十岁。妈妈才过世了一年不到,然后婴音就来了,那时候她还是好年轻的感觉,相比于我那个臃肿的妈妈,她简直就像是从天而降的仙女。安生说。“安安,从今以后她就是你的妈妈了。”我看着这个不熟悉的人,早熟的我很明显地就感觉到来者不善,我很坚定地说不。而婴音也是冷淡的看着我,没有我想象的那种想要讨好我的样子。

接下来我就迎来了安生的一耳光,就是这一耳光,让我对这儿不速之客变得讨厌起来。

后来的日子里面,安生极度宠爱婴音,爱得忘记了我的存在,他甚至想让婴音给她生一个儿子,毕竟他那时候才三十七八,而婴音才三十一二,都是年龄尚好,生孩子也比较容易。或者是那时候老天忽然想起被他遗忘了好久的我,发现我以前的日子过得一团糟,为了让我的日子好一点,婴音的孩子始终没有生下来。

十三岁的时候,婴音怀孕了,但是还不到两个月便不小心流产了,从此以后便再没有怀过孩子。失去了孩子的她变得更加冷漠,尽管没有孩子,安生对他的疼爱丝毫没有减少,反而因为她曾经为了他没了自己的孩子而更加怜惜她了。从那个时候,我就开始学着跟老师们唱反调,跟那些人所认为的坏孩子混在一起。我仅仅是想让安生知道,他丢掉的不仅仅只是一个孩子,但是迟钝如安生,始终没有任何的觉悟,反而因为我的堕落彻底放弃了我。也就是那一年,我认识了大我两岁的卢娜,以及大我四岁的沫城。我们都是世俗眼中的坏孩子。

卢娜好像很喜欢婴音,尽管我脸色已经开始变黑,她和婴音依旧很开心地谈笑着,就像认识了好久的老朋友一样。沫城则是偶尔在婴音问到他的时候礼貌的回答一句,但是此刻的他们,真的让我感觉好远了。

安生半年前查出了脑癌,走得不算仓促,以至于他可以很快地准备自己的后事,为婴音想了很多路,但是偏偏忘了告诉我我以后的路应该怎么走。他让婴音没有了丝毫的后顾之忧,只需要抚养到我成年之后便可以不再管我。如今,我已经十七岁了。

忽然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正好打乱了我难过的情绪,我像是找到一根稻草一样摸出手机,手机屏幕上显示着是沫城的信息,我疑惑地看了他一眼,他没有丝毫的反应,于是我又低下头看信息:安安,你要相信,一切都会过去,一切又都会来临。

沫城在我们之中从来都是最理智的那一个,我看不懂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但是却在我荒凉的内心里种下了一棵救命的稻草。我感激地看了他一眼,他却没有看到。而卢娜,还是很高兴地跟婴音讨论着一些关于衣服的话题。

就在这一刻,我觉得我爱上了沫城。

【炼狱】

从我觉得我爱上沫城之后,我对于卢娜的感觉就完全变了,其实我并不是特别喜欢卢娜。我们三个人中,她是最能看清楚心思的人,不像我,长了一张娃娃脸,但是却有一颗历经沧桑的心。

沫城说过我和卢娜都是两个妖精:卢娜是性感妩媚的狐狸,我是天真纯洁的白蛇。那时候,我就开始觉得沫城是这个世界上最最懂我的人。

时光就这样打马而过,我以为我会跟婴音各自憎恶又各自安好地一直到我的十八岁,然后她会抛弃我,在这个世界上,我便真正孑然一身无家可归。

可是上帝是一个老顽童,他往往会在你安排了的路上给你一个惊喜或者是惊吓,你一不小心就在他的恶作剧里面挣扎着出不来。

自从我感受到我爱上沫城之后,我的笑容就变得多起来,我觉得至少在对着沫城的那一刻我是那么真心。因为跟沫城他们认识了之后,婴音也总是时不时来飞歌,在我正抽着烟或者喝着酒的时候,婴音就会带着一副优雅的样子走到我们的身边,丝毫没有顾忌我,尽情地跟卢娜讨论着一些话题,让我无比后悔起我最开始仓促的决定来,我从来都不是真正的蛇蝎,因为我完全不像婴音一样懂得掩饰,卢娜和婴音肆无忌惮地笑着,落在我的耳朵里面显得格外刺耳。我找了一个借口躲进洗手间,看着眼前那个自己,一脸人畜无害的样子,多像是一个有人疼爱的孩子,我这样想着,忽然眼泪就掉了下来。

安生死的时候我都没有哭,尽管心里的难过也曾翻天覆地,但是那时候的我刚强得像是一个女金刚,对于安生,我除了仅有的血缘亲情在维系着,其他的那些疼爱他一样都没有给我,我曾以为我看着他死我会很开心,但是事实证明我还没有足够坏,我难过了,我会害怕了,但是我都没有哭。可是看着镜子里面的那个自己,我旁若无人地哭了起来,我多么替安生难过啊,他花了那么多心思疼爱的人,在他还尸骨未寒的时候笑得那么开心。而我居然还在为他的离去而难过着,我恨恨地扇了自己一耳光,想把这种不应该存在的情绪扇掉,在安生放弃我的时候,我也顺便放弃了他,错过了的这么久的时间,再也捡不起来了。

部分性发作癫痫症状
成年癫痫怎么治疗才能好
服药能有效治疗儿童癫痫

友情链接:

万里长城网 | 老式马桶 | 如何做意大利面酱 | 梦妆肌底液怎么样 | 原阳县教育局 | 上海采草莓一日游 | 太极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