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时尚王的结局 >> 正文

【江南小说】广场舞者

日期:2022-4-2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夏末初秋。喧嚣忙碌了一整天的N城,随着街灯的荧荧初放,便渐渐地热闹起来。在N城青绿广场的一角,七点钟才过一会儿,一种韵律感很强的音乐便如约似地响了起来,那声或大或小,或强或弱,节奏或舒或缓,或快或慢,令人激动而不失高贵、雅趣,或者让人激情似火,心旷神怡,极想随乐而舞。知情的人们,总爱说,那是一群痴迷的户外舞者,又在跳舞了。

是的,那正是城里的一群户外舞者在跳舞。她们或他们,在生活水平提高后,都不约而同地想到了如何提高自己的身心健康问题,而这在三十年前或二十年前,是不可能想象的。

如今,城里的许多人,或者是为了健身,或者是为交际需要,也或者纯是为了愉悦,目的虽不同,但均是那么地投入,那么地舞动着身姿,那么地热情奔放来到舞池中了。舞池虽在户外,但开放、新颖、普及,只要有兴趣,均可参加。教跳舞的或学习跳舞的,热情饱满高昂,在迈开脚步时,就全身心地阅读、诠释着音乐情节,舞姿与音乐融为一体,便成了户外活动中最亮丽的一道风景。

王英娜,她是一位曾经获得国标舞——拉丁舞等级证书的女子,年虽四十出头,但看上去却象三十不到的少妇。此时,她身着紧身裤,高挑的个儿,女人那特有的曲线,在广场五色的灯光下,显得性感而迷人。她正在一个呈月牙型的台阶上,领着台下一群淑女少妇,少男小伙,甚至半老徐娘们跳着伦巴或恰恰,优美的舞姿与节律很强的音乐和谐柔美地结合在一起,吸引了众多人群的驻足观看。

王英娜是这群舞者的老师,她从事户外舞蹈教练已经有三四年了。然在早些年,她曾在一家县歌舞团里上班,但后来因歌舞团竟争激烈,又经营不善,随即解散,王英娜也只好失业在家。一时苦闷与失望几乎让她消沉与坠落,她与社会上的一些同样命运的人整天混在一起,想办法找出一条生存之路来,但都失败了。由于她太想事业与工作了,太想改变自己的处境了,以至于对自己的家庭无法尽到责任。在机关上班的丈夫终于容纳不了她的行为,在她正处于人生低谷时离开了她。英娜痛不欲生,独自带着女儿去了上海,一去就是十几年。

在上海的那些日子,她靠着自己的歌舞底子,到咖啡厅或宾馆饭店参加一些节目,挣点收入,以此维持生计。后来,她又苦练拉丁舞,考取了国标舞二级证书。拉丁舞虽来源于民间,但它随意、休闲、放松,彰显着激情、浪漫而又富有活力与火热,这正适合一名歌舞者,使她的内心与灵魂得到了充分的统一,也使自己的艺术生命获得了活力。随着舞蹈水平的进一步提高,她对自己越来越有信心,她准备独自闯出一条路子来。女儿已经考上大学,需要更多的钱。于是,她重新回到了家乡N城。她在郊区的一个村子里,购了一套三居室的小楼房,装修后便住了进来。

房子四周环境虽不太满意,但房子价格较低,也比较安静,况且就在市区的西面,交通极为方面。她一开始想在市区中心租一个舞场,但很快发现,她根本无法经营。租金高得出奇不说,单是打点送行,摆平一些地头蛇等黑势力的捣乱,就足以使她收不抵支,最后只好关门了事。她思考着下一步如何走,及如何在这个使她伤心而又让她不服气的城里生存。她回想起十几年前与她一起的兄弟姐妹们,不知他们现在的情况如何了。

她突然想起她在歌舞团里的一位师弟,以前他们是在团里最要好的朋友,他叫肖克斯,一位诚实而又极有舞蹈天赋的男孩。经过打听,王英娜发现他仍在N城。他自离开歌舞团后,经他的一位亲戚介绍来到一家大型煤矿企业上班,一上就是十几年了。他一个星期在井下工作两天,在厂房工作三天,工资收入还不错,虽然有些辛苦,但相比失业的人要好得多了。

但十几年过去了,他究竟怎么样呢,王英娜决定去探望他,顺便也把自己的现在的处境与想法跟他说说。

那年,N城的初春早已莅临。

满街的法梧已经伸展出巴掌大的绿叶了,高大的泡桐树上也开满了紫色的小花,象一只只小铜铃,在春风里摇曳着,仿佛还发出叮当的响声。王英娜在一天早晨,匆匆吃过饭略作打扮后,她乘座了近两个多小时的城乡公交车,才来到了肖克斯的煤矿公司。

公司很大,是典型的煤矿开采企业,看那些洗过的煤碴置于公司的东面,堆积得如小山一般高,也象是几座巨大的金字塔,在阳光下熠熠并闪烁生辉。

“喂,你找谁呀?”当王英娜刚要跨入公司的大门时,门卫就冲她大声地喊道。

“呃,请问肖克斯在这里上班吗,我找他”

“呵,你找肖克斯呀,那你进去吧!他就是在这个厂里上班”门卫见打扮时髦的王英娜,又补充说道:“他在我们厂里可是一名时尚的舞者,经常带工人们跳舞的呢”

王英娜见门卫说肖克斯仍在跳舞,不禁大为高兴起来。她原以为她的这个师弟做了工人,有了工作,把跳舞的事业抛置脑后了,不想他仍没有忘记他的本行,这多少让她有些惊喜与兴奋。当王英娜找到肖克斯时,十几年了,她几乎识不得他了,记忆的师弟还是一个小伙子,如今也快到中年的他,身体壮实多了,只是他一笑起来还是那么地真诚与纯朴,还象十几年前的那个单纯而聪明的男孩。肖克斯见到王英娜时,他一眼就认了出来,因为王英娜还是如十几年前一样,保持着较好的身材,还是那么漂亮、执着与迷人。

“师弟,你好难找呵,这么多年来还好吗?”

“还好,师姐。你怎么样呵,如何找到了我的呀”

“我能怎么样呢。去上海十二年了,如今已经回来了”于是,王英娜把她这十几年来在上海的情况简要地与肖克斯说了一遍,然后又把她回来后的情况及境遇与她如何打听到他的事,也说了一下。最后她反问肖克斯道:

“我刚才进门的时候,听门卫说你教工人们跳舞,你一直没有放弃舞蹈,是真的吗?”

“是的,我怎么能忘记舞蹈呢。我平常跟电视自学了拉丁舞,便教工人们跳呢”肖克斯也不无感触地答道。

“好呵,你也会跳拉丁舞吗?那太好了!不论我们现在做什么,舞蹈总是我们的事业与梦想呀”

“嗯。不过,我可能没有师姐跳得好哟”肖克斯一脸地真诚,并用一种敬仰而爱怜的目光看着王英娜,很坚定地说道。王英娜见肖克斯用那种目光看着自己,心里不禁喜悦,脸上也有些微红起来。是呀,十几年前,她与他是多么地要好,若不是她父亲的反对,她也许就嫁给了他,唉,都过去了。

“英娜,你今后打算怎么办,若是你要用得着我的地方,只管吩咐一下”正当王英娜胡思乱想的时候,他听肖克斯如此说,她暗暗吃惊,还是师弟了解她的心思呵。王英娜见肖克斯问她今后的打算,正合心意,于是她便说道:

“我想办一个舞蹈培训班,一是可以普及一下我们的舞蹈,再者也可以创点收入。我总不能整天坐在家里吧,那样的话我会发疯的”

“办培训班?你没有场地,怎么办呀”

“我想就在露天广场进行大众化教学,当然也可在家设单独辅导”

“这个主意不错。我能为你做点什么呢?”

“在室外培训,最大的问题是如何吸引人来参加跳舞,另外还有一个安全问题。”

“嗯,这确实是两个关键的问题”肖克斯努力地想着对策。

“师姐,你看能否这样,我一个星期有三天在井上工作,晚上可自由支配。你选好场面后,我们先在外面跳起来,可起示范作用,以我们的舞蹈水平应能吸引人观看的,到时不怕没有人参加的。”

“好呀,师弟,我正需要你的支持与帮忙呵”

“为英娜姐,我十分地乐意呀,非常快乐的”

他们又商量了一回,王英娜准备回市区了。肖克斯无论如何要坚持留她吃饭,王英娜见中午已经到了,也就不再推辞,与他一起在公司不远的一家小餐馆里吃了中饭,又聊了其它许多分别后的事情,两人心情都十分的愉悦,对他们即将的合作,更是充满了希望与憧憬。

王英娜回到市区后,她选了几个地方,最后还是选择了在市政府西边不远处一个广场。那广场称之青绿广场,它的南边有一排排高大的枫杨树,西面是市园林局,旁边有有一个小水池,北面是一条市区主干道,南北两面均是人口较稠密的小区。

广场面积不算大,但灯光明亮,节日时更是五彩缤纷,正是人们休息娱乐的好处住。王英娜选择好广场,又购买了一台室外放音机,便通知了肖克斯。肖克斯第二天晚上正好休息,吃过晚餐后,与妻子打了一个招呼说去市区有些事,便骑着摩托约四十分钟就了到青绿广场。

王英娜正在广场的一角等着他呢。见肖克斯来了,她满怀欢心地与他打着招呼,“克斯,你能来我真高兴!”“英娜姐的招唤,敢不来吗”肖克斯更是乐不可吱。现在,他们终于可以实现他们的计划了。

彼时,七点钟还不到,正是春天的晚上,微微暖风吹在身上,特别地舒适而惬意,风中带着一丝花的香味,让人神形气爽,心情愉悦。王英娜调试好音乐,播放了起来,那曲子4/4帕,缠绵、委婉、醇厚,柔韧而又厚重。肖克斯稍作准备了一下,他们就随着那欢快的舞曲翩翩起舞起来。

他们时而独舞,时而双舞,然皆如一只或一对蝴蝶在花丛中时而轻轻飞舞,时而上下翻腾,优美的身姿和着舞曲,新颖、大胆、开放,一时在广场散步娱乐的人们全都围拢着上来。

他们见人都来看,于是更用心地舞出了最好的水平,达到了形与神的高度统一,人们看呆了,一曲舞毕,莫不拍手称赞。

“太美了,想不到在这个广场上能看到这么好的舞蹈!”人群里一对中年夫妇高声地赞美道。

“唉,要是我们也能象他们那样的跳舞多好”一对手拉手的情人十分羡慕地说道。

“他们好象跳的是拉丁舞中的伦巴,有难度呢”人群中不知谁很有见识地说。

“他们要是能教我们就好了”又有许多人应和着。

“朋友们,我们跳的正是拉丁舞。这个舞蹈最初就是在街头上流行起来的,是咱老百姓的舞蹈,不神秘,大家如果想学,我们可以教你们”王英娜与肖克斯舞毕,便适时地向围拢着的人大声地解释并推出了自己的想法。

“那怎么教呀”人群中许多人迫不及待地问道。

“如果你有些基础,可以随广场音乐集体培训,每人一个月收五十元即可了”

“可我们一点基础也没有呵”

“没有基础也可以学,我们也打算搞点单独培训,一个月收三百元,包教包会!”

“呵,那敢情好呀”众人都很理解地说道。

“大家有兴趣,心动不如行动呵”肖克斯打趣地向大家鼓动着。于是,人群中有几个漂亮的姑娘立即报了名。有些人说还要再观察观察,有的人说今天身上没带钱呢,等等,议论纷纷,场面极其热烈。

正当大家七嘴八舌地议论之时,一曲节奏顽皮而渗透着泼辣的曲子响了起来,激情如火,浪漫欢畅,令人振奋和刺激。

王英娜与肖克斯开始跳那更有力道而富有激情的恰恰舞了,他们身上劲暴出的力量,让每一个人感到震憾,但从整体的形式上却又是诙谐幽默,特别是他们一前一后,弯着腰,抖动着臀部时,象动物的某种交配形式,彰显出原始的风味与野性,轻松而欢快,赢得了人们阵阵掌声,场面一时达到了高潮。

王英娜与肖克斯第一次出场,获得了极大的成功!

由于王英娜等首次广场表演获得很大的成功,吸引了众多的人前来报名参加,在其后的几个月里,有时每个月人数最高达到三十多人,形成了一定的规模,在N城引起了市里市郊人们的不断关注。

参加跳舞的人中,大多为草根平民,有退休教师,有待业青年,有商贩菜农,有单位的一般职工等等。年龄上,最主要的是年轻人,也有年龄较大一些的。那位原在中学教书退了休的马老师,年龄五十多岁了,但她学习很快,跳得一点不比年轻人差。还有一位菜农吴丽丽,她是郊区的一名卖菜者,年龄不过三十多岁,但姣好的面容加上修长的身子,在菜市场里是最漂亮的一位女菜农了。

每到双休日,有的男人表面去买菜,实则是去菜场饱福他们的眼球,直勾勾地贪婪地看着吴丽丽,甚至直接搞点调调情什么的。对此,吴丽丽不但不生气,还更笑若桃花,你来我往,直撩得男人们心里痒痒的,不知不觉中买了许多本不该买的菜,而丽丽却早早地把卖完了,挣了许多钱,轻轻松松地回家了。她一般上午卖完菜,下午通常在家与临居们打麻将或扑克之类的,却时常显得枯燥无聊。自从青绿广场开启了拉丁舞以来,她积极报名参加跳舞,两个月后,竟然也成了广场舞者中的皎皎者,她那迷人的身段,甜蜜的笑容,极性感的大腿,一下子成了舞者中最出众的一位。

广场跳舞的人越来越多,场面愈来红火。王英娜与肖克斯有时忙得吃饭都顾不上,特别是王英娜,她事业心重,又认真负责,对每一个动作要领均不厌其烦地反复示范,往往晚饭顾不得吃一口,直到夜里十点多才回去。肖克斯尽量地回去迟一点,他想多帮助一点王英娜。有时,舞场散去后,他请王英娜在小餐馆里吃点面或水饺之类的,有时王英娜也请他,二人配合默契,感情愈见深入。

治癫痫病的中药都有哪些
引起癫痫因素有哪些
青年痫中医治疗

友情链接:

万里长城网 | 老式马桶 | 如何做意大利面酱 | 梦妆肌底液怎么样 | 原阳县教育局 | 上海采草莓一日游 | 太极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