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八大常委名单 >> 正文

【看点·新锐力】送礼(小说)

日期:2022-4-2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笃笃笃,有人敲门。

又是送礼的?兰芝透过猫眼,是居老板,常客。每逢春节前后只要听到敲门声,她的第一反应就是有人送礼来了。心想事成,如她所愿,居老板果然是送礼来的。居老板捧着一箱酒进门,兰芝一看鼻子都歪了,当我们是穷亲戚呢!几十块一瓶的双沟也好意思送。古有千里送鹅毛——礼轻人意重的典故,今有棒不打送礼的说法,咱也不能伤人家的自尊。瞬间兰芝笑容满面:“龚处长帮你点小忙不足挂齿,这样让我们情何以堪。”她真会说话,让人听了反会愧疚。

居老板放下酒用手一指酒箱说:“这酒……”

兰芝微笑的表情掩饰心中的不满,她不想听他任何一句话,也不想他多留一秒。这一开口兰芝就打断他说:“真情天长地酒(久),友谊天长地酒(久),一切全在酒中。多谢。”

二更时分,龚处长带着一股酒臭回到家中。领导嘛必须有小酒与胃生死相伴,这是尊严和体面也是风光。兰芝泡杯茶给丈夫解酒。袭处长喝了口茶问兰芝:“那一箱双沟是谁送的?”

兰芝眼睛瞪:“你的狗屁朋友,忘恩负义的奴才。我和你说对于这样的小人就应该当机立断,斩。”恐怖,要杀人?断绝关系而已。送这酒的人不知道天高地厚,把一个堂堂正正的处长当猴耍,龚处长的气愤没有挂在脸上。

“真是没文化,我问的是谁送的,非答非所问。整天就知道斩啊斩,你能不能阳光点语气柔和点?”龚处长似乎在调侃老婆。

兰芝哼了一声说:“老居居老板。你对他无微不至,他可好,根本没把你当回事。”人心不足蛇吞象,龚处长淡淡一笑捋了捋头发没吱声。

第二天一早,那箱双沟刺伤了垄处长的眼睛,太丢人现眼。他踢了一脚双沟酒箱,对正在做早餐的老婆说:“兰芝你赶紧打电话让你那个不着调的弟弟把这个双沟拿走,他反正不嫌好丑,放在家里人要笑掉大牙。”

爆竹声中一岁除,大年三十爆竹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除夕又是团圆节,无论多远多忙都得回家与亲人团聚。酒杯里斟满甜甜的酒,溢出的却是满满的幸福与欢乐。兰林的儿子和儿媳终于在午饭前风尘仆仆地赶到家,儿子还不远千里从山东带回孔府家酒孝敬兰林。儿子对兰林说:“今天就喝这个孔府家酒。”

兰林对儿子说:“这个留着孝敬你外公,我们喝你姑丈垄处长扔掉的垃圾。”儿子明白兰林的意思,姑丈看不起的烟酒都当垃圾扔给他。

打开酒箱上的封条,兰林眼睛直了,里面不是双沟而是梦之蓝。更有……他对自己的眼睛都产生了疑惑,难道是真的?抓起来一看,绝对真的,数一数整整四十张五千元不计名不挂失的银行代金存款条。这种存款条上没有存款人姓名,是企业资金匮乏发不工资时通过银行借贷,银行不给现金而是以存款条的方式给予。凭这个条无论是谁到银行取款,银行只认存款条不认人,只要是人都能取到钱。兰林暗喜,龚处长我的好姐夫这回你的眼睛瞎了,小舅子我天上掉馅饼了。冷静,再冷静,兰林克制自己激动的心情。天知地知我知,绝不能让第二人知。他将存款条收拾好,酒箱重新封好,然后拿了一瓶儿子带回的孔府家酒放在八仙桌上。他笑着说:“还是喝这个来自孔圣人家乡的酒,是希望也是祝愿我们的后代能出孔圣人这样的贤达。”这话听起来很煽情很激昂,也符合新年的大吉大利美好愿望,却没有人知道背后不可告人的勾当与真相。

垄处长白天很忙,中午没时间与家人团聚共同举杯。晚上一家人吃团圆饭,兰芝看到酒就来气,她对居老板还是耿耿于怀,饭前将居老板骂得狗血喷头。龚处长没有发表任何见解与评论,聪明人就是这样无声比有声更可怕。儿子也是愤愤不平,不将处长当领导还了得,必须给点颜色。儿媳也埋怨老头子交友不当,她建议公爹要向大唐宰相张九龄学习,这个人看人很准。他通过安禄山言谈举止就知道安禄山将来会给大唐造成无限伤害,建议李世民杀了安禄。李世民不听张九龄的警告,结果安禄山大举反唐大旗。这一家人真有学问,还能从送礼中得出历史和人品问题。龚处长看了儿媳一眼心说,就你能胡说八道,我要是张九龄儿媳就轮不到你,一切都看在你妈的份上,不然你只能和你那该死的老子喝西北风。

各有各的心事,龚处长的心事密不透风,兰林的心事坚守秘密,居老板手举酒杯也是心事重重。居老板和龚处长似乎在同一个时间共进晚餐,他端起酒杯,酒杯到嘴边又停下。“唉。”他叹了口气。大好的团圆气氛怎么唉叹,日子辛苦却很舒坦满足,为什么呢?老婆方琼不解。方琼问:“这吉祥如意的美好时刻怎么叹气?”窗外,四周的烟花将夜空妆扮得绚丽多彩,爆竹声还是连续不断此消彼长。

居老板说:“这爆竹声让人心花怒放,可我心难安,不知龚处长有没有打开我送的那箱酒。”

几天前,居老板的女儿月月带着一对龙凤胎儿女来看望父母。月月陪着母亲擀面条,两个小孩独自玩耍,两个小孩用水果刀将居老板准备送礼的酒箱划得稀烂。这是准备送给大恩人龚处长的好酒,居老板一看酒箱稀烂了根本无法出手。还是老婆方琼聪明,她找来一个双沟系列的空酒箱。“这个行吗?”居老板疑虑。

“喝的是酒又不是吃这箱子,要体面你重新去买一箱就是。”方琼发牢骚。想想也是,老婆的话很有道理,包装不重要重要的核心内容。如此换个包装,再将二十万存单放在里面大功告成。方琼又叮嘱一句:“送去的时候解释一下里面的秘密。”

解释,是解释了,就是处长夫人没让他解释清楚,想到这居老板的心有点发毛。他担心如果春节后上班前龚处长还没有打开箱子,那么龚处长肯定会让他穿小鞋。穿小鞋的后果非常可怕,居老板端着酒杯的手在颤抖。中风,颤抖一定是中风,方琼一看吓了一跳。“你爸中风了,快上医院。”一声炸雷将一家人的魂都吓飞了。

居老板瞪了老婆一眼:“神经病,你才中风。我的心思在龚处长那儿,怕他在上班前还没发现箱中的秘密,不然我们没有好日子过。”

讨厌,人家吃饭的时候打电话,垄处长的心很不爽,他没看是谁打来的就将手机扔在身后的橱柜上,无论什么事等饭后再说。居老板的电话一直凑在耳边,铃声消失对方就是没接听。“再打,重大事情重复打三遍。”方琼建议居老板继续打电话。

讨厌的电话铃声又一次响起,龚处长继续喝他的酒,说不接就不接气死打电话的人。电话铃再次响起,龚处长转身拿起手机干脆关机,耳不听心不烦。“也许是哪个想送礼给你,接吧。”兰芝就想着人家送礼,现在正是收礼的黄金时机漏掉了可惜。

“龚处长过年好,祝您新年连升三级万事如意……”

这是居老板的声音,刚刚老婆还骂了他,他还好意思打电话拜年,没有脸皮的小人不知道羞字怎么写。龚处长问:“居老板有什么吩咐?”

居老板说:“我送你的酒……”

“大礼,惭愧惭愧。”龚处长打断他的话。

听到这句话,居老板安心了,说明酒箱中的秘密已经不是秘密了。“好,来年又是丰硕的一年。”居老板放下电话兴奋地对全家人说,他甚至有些得意忘形。

“春天里百花鲜,我和妹妹把手牵……”兰林的心情超爽,大年初二他就哼着小曲直奔银行。路上碰巧撞到龚处长,他的心一下就虚了,想回避也回避不了。龚处长问兰林:“你上哪去?”

兰林一看满街上都挂着大红灯笼就随口说:“逛街欣赏风景。”

龚处长见他有点神不守舍就说:“一人赏风景,一定图谋不轨,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估计你发了财又去找情人,你小心点。”一句话吓得兰林都快尿裤子了,他以为东窗事发,龚处长知道那酒箱中还有二十万存款条的秘密。“与情人偷欢很可怕,千万不要让老婆知道秘密。”虚惊一场,他根本不知道二十万存款条的事,兰林两眼一眨又恢复了精神。

居老板的临时办公室很乱,除了一桌一椅领地都被建筑器材霸占着,桌上的烟缸还在冒着青烟,大半截中华烟头扔在里面也不抽了。他又点上一支中华牌烟,刚抽两口就见施工员小杨匆匆忙忙来到办公室。“老板出事了,上头来人让我们停止施工。”小杨扔下安全帽急匆匆地说。

什么?停工,开玩笑。这刚开工就停工怎么可能,有什么事也应该事先打招呼,不打招呼就让停工邪门。不过天塌下来有人顶着,居老板毫不在乎。“走,去看看。”居老板若无其事地来到现场。现场停放着两辆奥迪,其中一辆是马主任的,马主任也是居老板的酒肉朋友,只要他一句话什么质量不质量都符合标准。居老板问小杨:“他们人呢?”

小杨没有回答而是问:“是不是没有喂好他们?”

居老板伸出一只手分开五指:“这么多,五万。”

“什么五万?”突然身后有人说话。二人扭头一看马主任,马主任笑容满面。

居老板问:“怎么停我们的工?事先不通知就突然袭击。”

马主任笑着说:“你是老板还问我。”

突然马主任脸色一沉:“你的胆子太肥,肥得撑破天。”晴天霹雳,居老板不敢相信马主任会有这样的态度和语气。

小杨见势不妙对马主任说:“领导莫发火,有话到办公室说,工程上有不合格的我们立即改正。”

小杨陪着其他的检查人员,居老板和马主任来到办公室。“马兄到底怎么回事?”听这话就知道他们二人的私下关系很不错。

马主任说:“不作死就不会死,这次我只能按规定办事,上级让我办,我不得不执行。怪就怪你野心太大,你看看你的工程哪一项能过关。”居老板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有问题就得解决问题,解决问题的方法有千万条,总有一款方法皆大欢喜。

“马兄你看这样好不好,我们一边施工一边整改,我心中有数。”什么叫有数?大家心知肚明。

马主任摇摇头说:“不停工我无法向领导交差。”

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居老板向龚处长求救,他老人家出面,所有的问题都不是问题。居老板坚持不懈地连续打了五次电话给他,也不知怎么回事龚处长自始至终没有接。

检查人员带着检查登记离开工地,居老板望着车子离开“呸”了一声。马主任在途中打电话,打给谁的只有他自己知道。马主任说:“第一步己完成,他的心情不愉快。”

电话那头的人说:“明天再辛苦一趟,只要他们敢有一人在施工就重罚,数额你决定。目中无人的东西慢慢整,让他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仗着龚处长的势力居老板并未停工。马主任又来了,小杨又来向居老板报告。居老板思考一下说:“你们继续施工,我暂时回避一下,他遇不我本人,对工人也不会怎样。”在工地转了一圈马主任来到居老板的办公室,办公室空无一人。

“在哪儿呢?”电话里马主任问居老板。

居老板回答说:“你让我们停工,我在家闭门思过,停工了我难过。”居老板还在演戏。

“不必演戏了,我知道你刚跑出去。今天我来送一份材料给你的,你过来拿一下。让你们停工,你们还是在继续作业,我看见了就算没看见如何?”这才是兄弟,睁一眼闭一眼大家都相安无事,居老板乐得赶紧从墙旮旯儿钻出来。

兰林又哼着小曲来到银行,他在窗口外将存款条递给营业员,营业员如数将钱点给他。出了银行也不知道打电话给谁,就听他说:“说好了两毛的利息,你写好借条到前进小学前面等我。”原来他用天上掉下来的馅饼放起高利贷。

天并不冷,居老板的手在颤抖,浑身都在颤抖。他的两眼发直,这行政处罚通知单可不是开玩笑的,一罚就是两百万。马主任也够坏的,事先就准备好了处罚通知。临别马主任又丢下一句话:“再不停工可就不是两百万的事情了。”

居老板咬牙切齿:“我现在就找龚处长。”

马主任点点头:“你找吧,他管我们局长,只要他开口,我们局长不敢说不。再见,等你的好消息。忘了告诉你龚处长这几天去了青岛参加一个重大的调研会,开会期间他不可能接电话,是机密手机要上交的。”难怪昨天没接电话,原来他有重要事情,看样子只能会议结束后再找龚处长,居老板叹口气呆呆地坐在椅子上。

是谁有这么大的胆,这么大的能耐敢将我一棍子打死,居老板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这个工程是龚处长介绍的业务,得罪我也就是得罪龚处长。难道是龚处长得罪了哪位,哪位就乘他开会的机会下黑手捅刀子。无论居老板想什么,一切都没有答案。

人生最大的痛苦不是眼睛一闭就没了,不是眼睛一闭没机会告诉家人银行卡密码,也不是你醉酒将人打得半死导致倾家荡产的赔偿。等,是人生最痛苦的,心烦意乱度日如年。这几天居老板如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转,龚处长啊龚处长我的亲爸爸你快点回来吧。内心的巨大痛苦让居老板称龚处长为亲爸,夜长梦多伤得太重迫切希望龚处长快快抹平他的伤口。

居老板的痛苦,兰林的快乐,二者天壤之别。居老板的忧伤与兰林无任何瓜葛,兰林的兴奋与居老板绝对挂不边,他们谁也不认识谁。一个女人在公园里紧紧挽着兰林的胳膊,真正的夫妻不会在公众场所挽胳膊秀恩爱,只有少年情侣或情人。女人问兰林:“平时让你给我买件衣服你都不肯,今天怎么出手如此大方为我买这么多东西。”

治疗癫痫专业的医院是哪家
目前癫痫治疗方式是什么
北京癫病医院

友情链接:

万里长城网 | 老式马桶 | 如何做意大利面酱 | 梦妆肌底液怎么样 | 原阳县教育局 | 上海采草莓一日游 | 太极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