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绩溪仁里 >> 正文

【丹枫】瓦屋山之恋(小说)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她叫紫娟,是瓦屋山深处金山下的女儿。

她与月有缘,与瓦屋山有情不只是现在,也不在儿时,就在……

荥经清爽的夏夜,月光下的流水,在经荥两河奔涌,她站在新修建的廊桥上,含着泪,遥望家乡瓦屋山,曾经诗一般地注入她的记忆。在这个初秋的夜晚,一身白色装束,形似电影名星章子怡,与她的初恋情人又一次在故乡小河的廊桥不期而遇。

她美丽的情怀,始于那次与他上瓦屋山初孕时的胚芽。因为他的帅气,因为他的才华把她给清澈的河水,在银色的月光下温柔欢快地流着,光滑的鹅卵石,静静地卧在水底与月儿细碎的倒影一起微微波动,她靠着他肩,朦胧的光影勾勒出山的剪影和她俩楚楚动人的轮廓。给人一种如醉酒里,徜徉梦中的意境,他轻轻抚摸着她的头说:“紫娟,你落泪了?”

她使劲推开他,“用不着你管!”她匆匆往河边跑去,他在后面追着说:“紫娟,你听我给你解释。我。我……”中学时,紫娟就是学校的游泳健将。她与李伟还有胡刚是学生时代心心相印的好友;她们曾在学校那颗枝繁叶茂的桢楠树下,进行过“月夜三结义”。她们时常一起学习、一起交流,上高中后,在学校的每一天,她们吃饭、睡觉都不曾分离。

高中毕业,由紫娟牵头,她当向导约李伟,胡刚一块儿准备登上海拔2870米的瓦屋山。紫娟说:“马上要高考了,可能将来大家很难在一起。今天我们三人乘还未分手。去游瓦屋山。”于是大家开始准备帐篷,拐扙,睡袋,食品等装备。

第二天吃过早饭包一辆长安车从县城坐到瓦屋山下的金山下了车,顺着月亮垭悬崖慢慢爬行,山路崎岖,一路泥泞,大家拄着拐扙,心惊肉跳,在老虎岩,鹰嘴峡悬崖处直冒冷汗,紫娟咬紧牙一手拄着拐扙,一手抓紧树藤叫大家小心,她说再爬大约一里走过舍身岩就可脱险了,李伟刚爬到舍身岩,抬不起头,上面岩石张牙舞爪似虎口,在这儿曾掉下俄罗斯探险家谢尔盖,李伟跪在地上掏出玉观音双手紧合口中念念有词,求观音娘娘保佑大家,片刻,他弯下身子,双膝着地,不敢往下张望,一步步像蛇一样梭过虎跳岩,紫娟腰身细,加上儿提常穿行山崖,她几步就梭过,这时左脚不由踩滑摔在半空。胡刚侧身大叫一声,哭着掉转头往回了。李伟一只脚紧蹬岩壁,双手抓住半空中紫娟。直冒冷汗。李伟拉上紫娟刚过虎口牙处,一声巨响,山顶几块岩石“呯呯”扑来。俩人伏在悬岩洞口缩成一块,像只碎蛇。下午2时爬上瓦屋山顶峰,总算有了一段平坦的小路,路虽烂滑,但悬崔少了, 他俩才舒了口气。感到轻松了讦多。紫娟指着对面高高的山腰处隐约可见的破庙说,那就是今天晚上我俩要住宿的地方——铜瓦殿。眼下还有30多里, 只有熊猫峡,鬼缠腰两处倍加小心,需加把油争取天黑前穿过这两个险地,不然,我俩就赶不到那儿了。

紫娟站在五彩缤分的野花丛中,李伟激动万分,对着紫娟抢拍下她的光辉形象,望着山顶流下的流水,他俩发出呼喊:“美丽的瀑布,美丽的瓦屋山,我们来啦!”高亢清亮的声音裂石穿云,在空旷的瓦屋山久久回旋。

眼前的瓦屋山,东望峨嵋,西眺贡嘎,北瞧牛背。流云飘飘,千峰起伏,向西南望去,只见山谷中数十座错落有致的奇峰遥冲蓝天。紫娟说:“不要说有那么多美丽传说,光是这景色,就足以令人倾倒。难怪香港著名摄影家钱万里先生在此不舍离去。难怪国内外的游客络绎不绝。”

李伟在城里长大的人,一旦遇见这美丽景色,便会忘情地投入到这瓦屋山的怀里,今日初见,高兴地忘却一切。

“娟!”像是对自己又像是对娟自言自语地说:“今晚,要是能看到‘瓦屋神灯’就好了,我俩可在灯下许愿。”

娟受到“伟”的鼓舞,月光下鬼使神差地朝着拜月岩走去,等待神灯早些出现。

他俩吃完面包,盘腿坐在一块树桩上。紫娟对李伟说:“拜月岩下万丈深渊,均有铁鞋一双,长1尺5寸。重15公斤。睹光者足踏铁鞋,望空祷拜,表示虔诚,下面万仞绝壁,有胆量者才敢蹬穿铁鞋,俯迎揖拜。”刚说到这儿。李伟见紫娟把长长披肩发卷到头顶,把腰带一收,抓着悬岩上一根青藤用力扯了扯,腾空一跳,像荡秋千摔在那巨石上,两脚一蹬穿上铁鞋,李伟见此,惊心动魄,伸出舌头,双腿颤抖起来。

月光,像久别重逢的恋人将紫娟轻轻柔柔地包围,漫过她的衣袖,她陶醉地微闭双目,将双手伸向天空,对着李伟轻轻地摇了摇头,微风飘动,云影轻浮,月光皎皎,仿佛有灯,乍明乍灭,随风飘舞,圆圆的月儿把紫娟圈在其中,似嫦娥抚琴,像织女梳桩。这就是朝拜瓦屋山难得遇上的“瓦屋神灯”白云的柔波,如银灰色的绸缎温柔悠远、连绵起伏,一阵清凉舒畅的快感漫延她的全身。她已无法顾及伫足岩边的李伟了,同时,也很感激和庆幸李伟没有给她带来打扰。她时而仰面静卧,时而激越翻腾;一会,她站起身扭动腰肢摘下岩边野花扔向空中。像“天女散花”这一瞬间,美丽熠熠灯光与月光在她身上交相辉映,她成了一支美丽飘渺的音符,成了月光下最美的女儿。

那晚,李伟拥抱了她。

光怪陆离的经河水,引起了紫娟一连串的回忆。

她想起她和李伟还有两位好友,都考上大学,临走前,也像今晚。一个月光如水的夜晚,在中学的桢楠树下,像《三国演义》中刘备、张飞、关羽“桃园结义”一样,举行象模象样的结拜典礼的情景。

她记得:她曾在一个月明星稀的夜晚,独自一人,一路跌跌撞撞朝两合冲水河深处游去,将一颗破碎,受伤的心交给温情的河水,闭上眼睛沉入水底,水中,她曾经看到了逝去一年的母亲,面无表情地向她走来低声问她:“娟儿,你与李伟还好吗?”她落下了泪。她企求上苍让母亲将她一同带去。

胡刚跳了下去把她推上岸狠狠地骂着她:“你为他,苦成这样值吗?”古往今来,胡刚说多少失魂落魄的姑娘,借着月光、凭着河水,洗涤、冲刷过自己的心灵,留下了万古不朽多情善感的诗篇。紫娟,你虽落榜,他又抛弃了你。这打击太大,但你不能这样,想当年,学校桢楠树下。我们曾说过不求同年同月生,但愿同年同月死。你这样。我也不想活了。”说到这儿。紫娟靠着胡刚叫了声“哥”,又放声大哭起来河水顺着紫娟的双腿,冲刷了她痴迷绝望的大脑,好友胡刚舍身相救。亲切的话语随着身体在水中涌动,她眼前的幽暗,渐渐地变成了春的嫩绿和柔软的草丛,她躺在胡刚身上,如同静卧在柔顺的沙滩,又像葡伏在新生儿的故居——妈妈暖暖的羊水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温暖和恬静,她终于站了起来一波又一波的浪花冲击,唤醒了她沉睡的灵魂。紫娟的身体,爆发出一种难以想象的力量,她竭尽全力投入到属于自己的生活中去,望着天上的月亮,让灵与肉又一次升华和苏醒,一年之后考进西华师大文学院,同年十月她完成了一部30多万字的长篇小说《瓦屋山之恋》由此已经走向市场经济的各家出版社以其职业的敏感迅速作出反应,向紫娟索稿的电话,短信乃至出版社派出的得力编辑立刻将她包围了,甚至有三家企业和两家书店出高价买她书稿。一个台湾书商扬言“在十天之内把何紫娟拿下”在这重重包围之中,她没有忘记好友胡刚,她给在《十月》杂志社的编辑胡刚拨通电话:“《瓦屋之恋》已完,你来我这儿,看稿,还是我发过来?”胡刚说:“绝对要,你发过来,不但在刊物上发,还要出书!”一月之后,《瓦屋山之恋》单行夲己面世,首版共印30万册,一抢而空。两个制片厂导演亲自上门找她商谈改编电影。

初秋的月亮,高洁而宁静,这天夜晚她十分高兴。下午她刚接到留校任教的通知和领到100多万稿费。

紫娟从梦游般的思绪中醒来,将湿漉漉的头发从水里伸出,用手摸了一把换气的脸颊,睁大眼睛仰望明月的时候,李伟已来到了她的身边。在银光闪耀的柔波里,她们相视一笑,双手相握,同感水的温情,体味灵魂深处的默契;接受韵味悠长心的洗礼。

紫娟笑了笑把门使劲关上。眼前的李伟象雾一下消失了,她心里清楚,李伟而今已是一市之长,怎会想到她,考上大学才两年,尚末毕业就把她给忘了,何况……因为人生的不同经历,或许对水的特殊钟爱;紫娟养成了与水对话的习性。每天凌晨,她总是第一个来到经河廊桥上聆听水的歌唱、抒发心中的爱意。临别时,她总要取一杯充满灵气的河水,将其盛入贴有“爱与感谢”字样的玻璃杯中,并将字的正面朝内,让杯中的水看到她的心情,读懂她的内心。

“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奔腾不息的经河水缓缓地流着,河畔,从开善寺电站机房的窗口,传来中央电视台民族音乐《春江花月夜》的抒情歌声:“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

春天的江潮,水势浩荡,与大海连成一片,一轮明月,从海上升起。月光照耀着江面,水天一色,随波闪耀,海风吹拂,飘渺万里。

紫娟和胡刚手牵着手站在水中,他们久久伫立、侧耳倾听;此时,天上的明月,感受了这个美丽的夜晚,见证了水韵悠长心的洗“怎么?你与胡刚结婚了?”李伟上前双手抓住紫娟。这才4年,你“我,我怎么?”紫娟斩钉截铁“紫娟,是你背叛了我。”

紫娟仰天一笑:“李市长啊,李市长,我可不是4年前的何紫娟,现我同胡刚,还有个两周岁女儿,可你老婆情妇一串串,而今你落马,老婆与你离了婚,你又来找我。这可能吗?你翻翻这世上有这本书卖吗?”李伟想到自己贪污受贿,丢了乌纱,幸好保留工职不然。他双手紧紧抓住廊桥木大哭起来。

吃中药能治好癫痫啊
郑州专业癫痫病医院有
癫痫治疗方法都有什么

友情链接:

万里长城网 | 老式马桶 | 如何做意大利面酱 | 梦妆肌底液怎么样 | 原阳县教育局 | 上海采草莓一日游 | 太极书法